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张廷玉的文章。

  清朝唯一一位死后配享太庙的汉臣是张廷玉。他出身于书香门第世家,父亲张英为康熙朝早期的大学士,曾官拜相位任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,受到父亲的影响,自小张廷玉就发奋读书,最后不凭父亲的关系而以真本事考中了进士,并被授为翰林院庶吉士。

  张廷玉在康熙晚年开始被重用,康熙晚年饱受九子夺嫡的困扰,不少朝臣因为牵涉其中而遭到贬黜或者降级,但是张廷玉自知此事的利害,所以能够很好地处理这层关系而避免了牵连。

  康熙去世后,雍正开始重用张廷玉,一来是为了拉拢有用之人,二是依靠张廷玉的威望和学问,快速建立起自己的核心集团,雍正朝的张廷玉在官场上进入到了一个快车道,仅仅五六年间就升任为了大学士。

  雍正非常倚重张廷玉,几乎是每件拿不准的事都要来咨询张廷玉再做决定,而雍正后来创制军机处基本也都是由张廷玉所筹划的。张廷玉不仅典掌军机,又兼理吏部、户部要职,雍正十三年,雍正皇帝病危,将张廷玉提为顾命大臣,并留下遗诏,等张廷玉百年之后要配享于太庙之上。

  可官场之上,言多必失,文过必祸,年迈的张廷玉也开始糊涂起来。

  当乾隆准许他退休时,他特意上了一个奏折。在奏折中张廷玉念叨:“恐身后不得蒙荣,外间亦有此议论”。

  张廷玉请乾隆做出承诺,将会遵循雍正的遗命,让自己配享太庙。

  唯恐乾隆空口无凭,张廷玉甚至“免冠叩首,请上一辞以为券”。

  乾隆看了这个奏折勃然大怒,皇帝赏给臣子的荣耀,能不能兑现这是皇帝的事,从来没有哪个臣子敢要求皇帝以书面文本做出承诺,乾隆认为这是对君权的要挟,这是对皇帝的大不敬。

  但乾隆还是忍住了这口怒气,如果他发作,正好坐实了外界流传自己不肯让张廷玉配享太庙的议论。而不让张廷玉配享太庙,却是对先皇雍正的忤逆,这又将会激起无数风波。

  乾隆咽下了这口怒气,他颁布了上谕,保证会让张廷玉配享太庙,又赐诗给张廷玉,云“先皇遗诏惟钦此,去国余恩或过之”,让他安心。

  乾隆给足了张廷玉面子,但张廷玉终究是老糊涂了。在皇帝做出了这么多让步与许诺之后,他竟然没有亲自到宫门口去谢恩,只是让儿子代自己前去谢恩。

  得知张廷玉没有亲自来谢恩之后,乾隆勃然大怒,“张廷玉之罪,不在于不亲自谢恩,而在于请朕承诺。之所以让朕承诺,乃是不信朕。”

  “朕待群臣,事事推心置腹,而伊转不能信,忍为要挟之求。观其如此居心,岂有不得罪于天地鬼神耶!”

  但张廷玉配享太庙的资格,是以雍正遗诏的形式公布天下。

  且在某种程度上,张廷玉已成为汉臣与满臣和睦相处的象征,削去他配享太庙的资格会让汉人大臣寒心。

  故而在惩治张廷玉时,乾隆不得不有所顾忌。

  在夺去张廷玉爵位之后,准许他以大学士身份退休,死后仍准配享太庙。

  自从政以来,张廷玉从未受过如此打击,在京中已如惊弓之鸟,只想早日返乡养老。

  乾隆十五年,乾隆的长子永璜去世,初祭完之后张廷玉就急着申请返乡。

  对一个高龄老翁来说,早日返乡,安度晚年,并无可非议之处。

  张廷玉急匆匆地申请回乡养老。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乾隆顿时发作,大骂张廷玉:“张廷玉曾侍朕讲读,又曾做过定亲王的师傅,如此漠然无情,还有人心吗?”

  接着又将张廷玉说得一文不值:“你当官这么多年,毫无建树,不过就是一个古董陈设而已。”

  张廷玉配享太庙的资格又一次被提了出来。

  乾隆这次搬出老爹雍正来代言:假若皇考还活着,看到你张廷玉今天的行为,也要收回成命。你张廷玉不但得罪于朕,更是得罪了皇考在天之灵!

  随后,张廷玉配享太庙资格被罢去。

  回乡六年之后,张廷玉在乾隆二十年(公元1775年)辞世。张廷玉离世后,乾隆察觉到自己对张廷玉处理得太过分了,又再次批准了张廷玉配享太庙。但乾隆嘴巴上却不肯认错,找借口道:“让他配享太庙,这是先皇雍正之命,朕何忍违。”死前的张廷玉,并不知道自己能再次配享太庙,带着无限遗憾离世了。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